过个十天半个月便能处理清楚

2020-06-12 09:14

据陈水妹的邻居讲,老人跟亲戚来往较少。她自己有两个姐妹,一个在美国,一个在台湾地区,在福州的都是娘家亲属。

陈水妹的一些亲属和邻居认为,陈水妹这么急着办房产证,主要是担心自己百年后,房屋产权还没办下来,影响自己孙女的财产继承。

当林女士赶到医院时,医生和护士把情绪激动的陈水妹按在病床上,正在处理她肚子上的伤口。“伤口太深了,要缝针。”医生说。护工肖大姐告诉林女士,当天下午,一位阿姨吃完水果后,把水果刀放在了病房,她刚出去一会,陈水妹便拿着水果刀刺向了自己的肚子,刺刀位置下边就是肝脏。

鼓楼区房管局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也不愿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但这都要按程序走。

她侄孙媳妇林女士称,老人省吃俭用,把钱看得很重。陈水妹曾经的邻居,三坊七巷管委会工作人员林大姐称,她听说陈水妹打算把房子登记在她孙女名下。

陈水妹的孙女王安娜现居美国。王安娜说,她4岁时父亲过世,6岁时爷爷离开,10岁时,她母亲改嫁到了美国,她在15岁时,也去了美国。这已经是18年前的事了。王安娜去了美国以后,陈水妹便独自一人在福州生活,由林女士等几个亲属照顾。

2007年,三坊七巷拆迁。此时,黄某找到陈水妹称,这套房子应为他所有,并将陈水妹和福州市鼓楼区房地产拆迁工程处告至法院。黄某要求撤销陈水妹和鼓楼区房地产拆迁工程处签订的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改由他跟拆迁部门签订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书,以图取得拆迁补偿。

张科长说,福建省高院裁定原产权人黄某败诉,只是说黄某要求拆迁补偿这一块儿没有获得法律支持。对这个房子的权属,法院并没有进行明确的认定。陈水妹家这种私下交易房产的做法,实际上是不受法律保护的,并且陈水妹也没有提供当初私下交易房产的合同(契约)。虽然这样,他们还是一直在积极协调处理此事。目前她已经跟鼓楼区拆迁办协调,需要拆迁办提供相关担保证明以及其它要件,以使陈水妹符合三坊七巷拆迁户的产权变更需要。

1979年,陈水妹家与李某私下置换了房产,陈水妹和家人于1979年迁入李某之前居住的三坊七巷黄巷65号。这套房子原先的产权人是黄某,黄某将其转让给李某后,李某又将其跟陈水妹家的房产进行了置换。但他们没有办理产权过户,这套房屋的产权证虽然在陈水妹手中,但上面还是黄某的名字。

这已经不是陈水妹第一次自杀了。上周四下午,她喝下了一大把安眠药,被医生紧急抢救了过来。

鼓楼区房管局产权登记与交易管理科张科长表示,老人可能有些误解,并不是不能办证,而是需要走程序,他们是严格按照法律法规办事的,否则可能会出问题。

福州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于2008年12月判决认为:“黄某于1968年已迁出该诉争房,至1979年陈水妹迁入诉争房,期间十一年,该房由李某等人居住。审理中,黄某无法对此作出合理说明;1979年陈水妹跟李某换房后,长期居住该屋并持有黄某名下的产权证原件。四十年来,黄某并未对诉争房进行管业、使用……经分析可以认定黄某已将该房产转让他人,但尚未办理产权过户手续。”

黄某不服,后又上诉至福州中院,福州中院维持原判,他又向福建省高院申请再审。2010年,福建省高院裁定,驳回黄某的再审申请,维持原判。

三坊七巷拆迁后,陈水妹被安置在凤湖新城,她得到两套房,一套120平方米的用来出租,她自己则住在一套45平方米的房子里。前段时间,她听邻居说,可以办理房产证了,于是她让75岁的侄女替她去办理。但她的情况不符合相关规定,房屋产权证因此没有办下来。

鼓楼区拆迁办李副主任称,陈水妹当初告诉他们房子只经过了一手转让,但跟其在法院的陈述又不一样,法院判决表明,房子从黄某转手到李某,再转到陈水妹这里,情况比较复杂。他们也曾跟其他区的相关工作人员讨论过此事,他们现在制定了好几套解决方案,正在积极协调,把这个关系理顺。他让老人家不要着急,过个十天半个月便能处理清楚。

上周六下午,陈水妹侄孙妻子林女士接到了医院护工的电话,“快过来一趟,老人又开始自杀了……”

陈水妹唯一的挂念就是她孙女,王安娜通过微信对东南快报记者说:“我们家只剩下我了,我又是她带大的,她很疼我。”

王安娜说,她爷爷买这套房子的时候,根据那一代人的习惯,他们之间的交换只写了一张买卖契约,没有办理产权过户。这种私下交易为陈水妹现在办理房产证埋下了隐患。

资讯排行